欢迎进入西安戒毒,陕西戒毒医院陕西利民戒毒脱瘾治疗中心! 24小时专家热线:029-82376036
(中医戒毒治疗网络平台)
患者心声
一“吸毒”成千古恨——一名戒毒人员的心声
发布日期:2015-6-2 人气:1602

与毒品的斗争,依然任重而道远。这是一组让人无法轻松的数字:据县禁毒委介绍,截至5月20日,我县在册涉毒人员3704人,在册吸毒对象3271人,实有吸毒对象1691人,社区戒毒对象169人,社区康复对象399人,合成毒品帮教对象572人,美沙酮药物维持治疗对象156人。

毒品猛于虎,对于毒品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。今日,本网编发县戒毒所一名戒毒服刑人员的内心倾诉,给社会以警示,以启迪。

 

集体教育
 
在押戒毒人员集体上课

■记者  郭永慧 陈惠敏

也许是出于好奇,未曾想一次的“飘飘欲仙”却换来万劫不复的深渊;也许认为吸毒很“潮”,未曾想一次的尝试却吞噬了生活所有的美好。吸毒之人如同把自身变成了傀儡,把灵魂交给了魔鬼。近日,记者走进了县戒毒所,倾听戒毒服刑人员的心声。

毒之因

“我知道你们报警了,不用送我,我一个人走下去!”推门而出的那一刻,林天(化名)回头瞥了一眼早已离异的父母,语气中带着平静,眼神里却充满怨恨。

他也算是个“蜜罐”里长大的孩子,家境很好,从来不会缺吃少穿,身为小儿子,更是万千宠爱于一身。让他感到甜蜜不再的是10岁那年,父母离婚了,他和哥哥都判给了父亲。两年后,父亲续娶,继母还带来一个姐姐,不久后又生了一个妹妹。

此后,他变得孤僻寡言。而别人对他,似乎总是有谈论不完的话题,比如家庭关系复杂、性格怪异……回到家,他也不再觉得自己是“掌中宝”,即便父亲经常嘱咐他,需要什么尽管说。

不管他做什么,生活费是永远不用担心的,父亲、母亲、包括继母,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。“关爱不够钱来凑”,对于父母在钱财方面的“无私”付出,他从来不感激。15岁那年,他毅然选择一个人搬出去住,任凭家人如何劝阻都无济于事,包括春节也曾执着地不想回家。两年后,他辍学了,因为“高中的学业太重,学习太辛苦”。

从此他开始了“漂泊”的生活,过上了“无忧无虑”的日子;从此他建立了一个朋友圈,每天置身于灯红酒绿中。22岁的某一天,一群朋友邀请他去K歌,引诱他尝试一种被称之为“毒品”的东西。他经常听说吸毒者会家破人亡、妻离子散,但是现在他每天看到的不是“悲惨的结局”,而是朋友们吸毒时“飘飘欲仙”的样子。

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也为了证明自己够胆量,林天最后决定要尝试吸毒。当第一次拿起那令朋友“欲仙欲死”的东西时,他尽量装得很老练、很平静,心理却异常激动,因为他从朋友的眼神里看到了“许可”。

最初听到“毒品”这个字眼,他觉得离自己无比遥远,压根没有想到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,会和“毒品”牵扯不清。

毒之伤

染上毒瘾的他根本没心思工作,开店做生意所赚的钱全部用来买了毒品。初次尝试时,朋友会主动“请客”,欲罢不能后,他会主动去寻找毒源,朝思暮想。

每当毒瘾发作时,他会浑身颤抖,涕泪横流,还会用手去拉扯那十分蓬乱的头发,用头部去猛烈撞击坚硬的墙壁。他不是没有尝试过戒毒,最长的一次曾经坚持了半个月,最终还是没能经得起朋友的诱哄和“心瘾的召唤”,再次深陷泥潭。后来的他已忍受不了毒瘾发作时的痛苦折磨。再后来就不想戒,也戒不掉了。

他听说过“幻觉”这个词,有些人会在吸毒后割自己的手腕,因为他们觉得手腕上被安装了窃听器,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重蹈覆辙,吸毒后的他经常会觉得有人跟踪,他会打电话向“那个人”质问,得到的当然是否定答案。有一次,吸毒以后异常亢奋的他,还差点儿烧了整个家。

毒瘾越来越大,做生意赚来的钱不够用了怎么办?他已经想好了,如果钱不够花,就回家折腾父母,“发飙”这一招数屡试不爽。他有一条原则,不管毒瘾发作得如何厉害,都不要在父母面前吸,但是时间长了以后,他发现一切不由控制,他最终还是在房间里吸了起来。不出他所料,他被父亲发现了,但无论父亲如何劝阻,对他,都不会产生任何效果,父子关系越来越僵。

吸毒时间越长,他的依赖性越强,直至饭也吃不下,水也喝不进,干什么都没动力。一年后,身高一米七二的他,从110斤“瘦身”成90斤。更没想到的是,烟雾缭绕中,他竟然将40多万元化为“灰烬”。

当毒品给他带来高额花费和身体的巨大伤害后,他才认清:他这辈子被毒品彻底毁了。

毒之诫

县强制隔离戒毒所里,林天正在翻看日历牌。接受采访时,他已经在戒毒所呆了8个月,他的服刑期是两年。“交朋友要谨慎,永远不想再碰毒品了。”这是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。

“以前那些哄我吸毒的朋友,一个也没有来过。”林天没有想到的是,那些所谓的朋友知道他关进戒毒所以后,都是避之唯恐不及。这件事给他的最大教训是勿交“损友”,远离那可恶到了极点的“白色恶魔”。

问及他是否会怨恨父母将他送进戒毒所的做法时,他的声音有些哽咽,他说,带上手铐那一刻,他是恨的,恨父母亲手将自己的孩子送上警车。现在父母会经常来“接见”,也明白了他们的良苦用心,对父母,现在只有歉意,没有恨意了。

“出去以后,一定和父母多交流,多孝敬他们。”遥想出去以后的场景,林天说一定好好和父母相处,不给他们添麻烦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永远不“沾”毒。

“交友不慎、家庭关系不和谐、经济收入不稳定等都是染上毒品的主要原因。”县戒毒所教导员金细棒介绍说,吸毒不仅毁灭自己,还会祸及家庭,危害社会,近两年我县吸食合成毒品,也就是新型毒品,如冰毒等人员数量增加较快,吸食者中不少是青少年,因为吸食合成毒品造成毒驾、当街伤人砍人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案件也时有发生。

“戒掉生理上的毒瘾容易,但戒掉心理上的毒瘾却需要付出多方面的努力。”据县戒毒所医生黄奇峰介绍,吸毒者走出高墙,并不意味戒毒的结束。戒毒是一个长期的、改变人的“系统工程”,不仅需要药物、医务人员,家庭、社会和戒毒者本人共同努力,才能真正摆脱毒品。

 
 

陕西利民戒毒脱瘾治疗中心 版权所有@ 网站制作:西安凤巢网络
地址: 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三桥镇五一村雁雀门站
联系电话:029-82376036,84516553/15319746649
备案号:陕ICP备18010807号
网上预约挂号 - 便民快捷服务通道